火熱都市小说 重歷戰爭年代 線上看-第三百七十五章 周遊巡視4展示

重歷戰爭年代
小說推薦重歷戰爭年代重历战争年代
见那个清秀一些的眼睛乱转,有些烦了:“你们两个滚蛋吧!懒得和忘恩负义之人说什么!”
“等等!李先生,我们愿意去小岛!”
開始的感嘆號 小說
“小岛不需要你们!”
东之国的不眠夜
“那,李先生安排船把我们送回国内,总可以吧?”
“你们为什么不自己买船票?到现在为止吃的都是我买的粮食!你们得到的工钱不是小数了吧!凭什么提这种要求?你们还是难民吗?我为什么还要把钱给你们这些“有钱人”?
印度饥荒你们见过了吧?知道去年到现在湖南等三个省也发生了饥荒,已经饿死上千万人了吗!我的人正在那里救灾。你们这些活过来的,是不是也捐献表示一下?”
那个憨厚一些的,叹了口气,跪下磕了个头,一言不发,起身走了!那个清秀的想喊住他,张了张嘴,放弃了,脸上的汗也下来了。“李先生,他们手里没有多少钱了!”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既然你把他们组织起来了,再死人也是你的罪恶!我没兴趣拿自己的钱让你去立功!”指着已经走出门的那个背影,对臻堂侄说道:“你去告诉他,看着刚才磕头的份上,把库存粮食给他们四分之三。其余给茶场工人,印度饥荒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的!留给他们保命的,今天发完,”
“李先生,你不怕明天你的飞机没有办法起飞?”
“威胁我吗?不怕!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不知道资本家是残忍的吗?你这个有组织的人,都不把老百姓的命当回事,我一个资本家会在乎吗?杀一些忘恩负义的,至少我没有心理负担的!”说完,吩咐潘华把他轰走。
晚上,让臻堂侄和潘华把这些人的所有零钱都凑出来,美元的、英镑的一共估计有一千多美元的样子,让臻堂侄秘密给那个磕头的人,要嘱咐他秘密保管,免得引祸!
第二天登机的时候,远处劳工也在聚集。准备起飞的时候,潘华过来说,跑道上有五个人阻拦。“问问机长,如果不会造成飞机无法起飞,就直接起飞。如果不能,你带人下去杀人!已经是敌人的,没有必要客气的!”
等飞机平飞时,潘华说,他们自己跑开了,没撞到什么人!无论如何,自己心里不是很舒服,“升米恩斗米仇”?自己也需要反思……。
在新嘉坡的住处是伍迪安排购买的两栋位于海边的别墅,原来的主人是英国人,之后日本人住过,没有受到战火袭击,保存比较好。
女总裁的贴身神医
新嘉坡的贸易负责人是威堂哥安排的,是周家的远房的亲戚叫周景晖,以前常年跟着舅舅做生意。四十多岁,自己是要喊表舅的。大致介绍了一下情况,马来西亚人正在热衷于独立运动,对新嘉坡不闻不问,新嘉坡内部各党派争斗也很激烈。总体不算好,经济恢复缓慢,贸易额度也不高。
“我瑞堂哥情况怎么样?”
“他们一部分转业成了新嘉坡警察,你瑞堂哥保留了1000多人,成立了华人自卫队,主要是维护华人的安全,防止马来人捣乱。一天到晚见不到人!要我叫他来要见你吗?”
“不用了。现在我们和他没有直接关系了,就是亲戚,他知道我来,想见会自己过来。表舅把我们的保安和他们自卫队切割清楚,同时经济上也做切割,停止资金支援。张阿水情况怎么样?”
周景晖迟疑一下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和我们有些隔阂了!几次交货拖延,我们内部的评估,他的信誉分最低。”
自己笑道:“也许嫌我们多管闲事了。这样,你安排把保安全部撤退回来,现在不是危机时期了,难免让人觉得受限制!生意的事情,你决定,做生意有做生意的规矩。他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算了。我看了一下民生情况,基本恢复了,我们的粮食援助也停了吧!现在这里没有什么大生意,坚守就好。”
“就是担心‘一丑遮百俊’!”
“没什么,我们也没有办法坚持下去,养成习惯了会更糟。发一则声明,把我们曾经的贡献和现在的困难说清楚,表明态度,说我们不想参与政治,不想影响新嘉坡的政局。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张阿水。”
風度 小說
也许是突然到的,张阿水很吃惊。而一身粗布衣服打扮的小玉跑过来就哭!要求带她去美国!再也不回新嘉坡了,张阿水尴尬地斥责他夫人。自己也明白了,前世自己老婆为什么会一个人回国,为什么提都不提她父母的事情。
“表舅,你办你的事情!”周景晖召集张阿水护卫,宣布任务完成,回保安公司安排新任务。正式通知张阿水,鉴于他多次生意失信,取消合同关系。
看了看张阿水,对小玉母亲说道:“你去了不要影响小玉,否则你连安身之处都没有了,给你二十分钟收拾东西,我带你走!”
“我保证!就是时间不够!李先生!”
“我只有二十分钟!你看着办!潘华派人保护一下,不许帮她拿东西!”
我真是實習醫生 請叫我醫生
“李先生,你这么做太霸道了,太没道理了!”张阿水怒气满脸地吼道。
笑了笑,温声说:“张先生不怕小玉带着枪回来找你算账?顺便把你的小妾干掉?你觉得我带走好,还是让小玉回来接好?”怼回去,无论张阿水说什么,再也没搭理他。
看二十分钟到了,准备直接上车。小玉母亲才背着包袱跌跌撞撞跑过来。
晚餐的时候,表舅说了希望已经发了声明,明天能够见报,也通知了瑞堂哥等等。刚吃过晚餐,听说瑞堂哥来了,便出去迎接。未等自己开口,瑞堂哥怒气冲冲劈头就问:“方物!你为什么停了我的经费?”
自己眉头紧锁,盯着他看了一会,缓缓问道:“我为什么要给你提供经费?你还在抗日?”
“方物,堂弟,我……。”
“表舅,从日本人在新嘉坡签署投降书开始,统计到现在,把期间我们给瑞堂哥的支出,做个账单给他。希望瑞堂哥能够认账,以后能够还给我们。”见瑞堂哥愣住了,吩咐潘华:“潘华,今天我身体不舒服,替我送客!”不理瑞堂哥的歉意,转身回屋。
声明见报之后,表舅接了一个上午的电话,大部分是不满的。见表舅无可奈何的样子,笑道:“表舅,不用为难!收束生意,除橡胶之外的所有生意都停止,港口已经卸船的重新装船运到香港去。这里留下一个五人办事小组,兑现我们以前的合同,接洽橡胶生意。
表舅先随我回香港,去帮威堂哥,这里你关注就是。起起伏伏的事情才正常,雨果曾说,“有阴影的地方就有光”,实际阳光多的时候,人家只会盯着阴影看。等他们欢迎我们的时候,我们再考虑回来不迟,实在不行一个人不留也没有问题,产橡胶的地方多了,而且战后需求也降低了,没有那么多需求!护卫人员处留下看护物业的,也全部撤退去香港,不愿意的一律解除合同关系,以后也不要互相联系了。”
表舅哈哈一笑说:“该如此,我明天上午再发个声明,就说公司需要抽调资金为国内赈灾,有合同约定的,想继续完成的,马上执行,否则一律取消!你等我两天,有你坐镇,我心里稳当!”
“好!加强一些自己的护卫。具体事情你决定,不用问我!店铺贴出告示,无限期停业。,店铺不用留人,如果遇到强横的,他们愿意抢更好!店员愿意去香港的带走,否则解除合同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