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保護我方族長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三章 綠薇富婆!豪砸王守哲閲讀

保護我方族長
小說推薦保護我方族長保护我方族长
……
尊者回归?
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尤其是三皇子申屠景明,满脸都是不敢置信:“器灵小妹妹,你不会是弄错了吧?这丫头,从头到尾哪一点像是不可一世的尊者了?十大英雄之一……”
“混账!”器灵阑珊当即怒了,怒斥道,“在尊者面前,你也敢胡言乱语?!我是尊者亲自制造的研究所器灵, 岂会认错尊者?”
“这……”
三皇子脸上仍有几分怀疑,但心里倒是信了大半。
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姑娘身上的威压愈发强盛,隐隐约约间竟让他有了种被自家魔皇老祖宗叫过去训斥时的感觉。
“这气息,这威压,的确不凡。”卓老也是瞳孔紧缩, 表情复杂难明,“万万没想到, 大名鼎鼎的十大英雄之一的魔植尊者,竟然转世成功了。”
“不是转世。”器灵阑珊语气郑重地纠正他们,“我感觉得出来,她就是尊者的本体。看样子,应该是尊者另外一间研究所的试验成功了。我就知道,尊者大人就是最厉害的!”
众人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皆是惊异无比。
真仙转世和真魔转世他们都听说过,甚至还遇到过,就算真遇上了也不会特别惊讶。可重生,这就有点超纲了。
虽然古往今来,各种各样的话本小说里都不乏强者重生归来的故事,而且这题材经久不衰,有些名气比较大的古代强者甚至有几十上百个不同版本的重生故事。
可这些故事,大家也就是看个乐呵而已。
谁都知道, 重生这事儿有多不靠谱。
真仙境的强者的寿元虽然漫长,但终究也是有极限的。
目前有记载的真仙境强者,意外陨落的不算,寿终正寝的那些, 最短的只活了八千九百多年, 最长的一位也就活了一万两千多年。这还是她年轻的时候在域外有奇遇,靠着天材地宝延长了寿数,才突破了真仙境的寿元极限。
至于真正意义上的重生,自仙魔两朝建立以来,还从未真正出现过。
这器灵说的到底真的假的?
该不会是它判断错误,把真灵转世或者特殊类型的血脉传承当成重生了吧?还是说,当年真的有大佬完成了这项研究?
众人心中惊疑不定,王守哲却没有怀疑器灵的判断。他更在意的,反而是器灵刚才透露出的另一个信息——另外的研究所。
王守哲暗暗皱眉。
绿薇的来历他多少知道一些。她是长春上人从遗迹里捡回来的婴儿,只是为了保密她的身份,避免给她带来麻烦,长春上人这才谎称是收养的孤儿。
如今看来,那个遗迹怕是很不简单。
毕竟,一般的遗迹哪有可能捡到真仙转世,哦不,真仙本体?那起码也得是个不输给这里的真仙遗迹。
武破九霄
不过,这种已经算是学宫的核心机密了,他王守哲毕竟不是紫府学宫的正式弟子,长春上人有所保留也是正常。
只是如此看来,当年柳萱芙老祖随着师尊一起探索的遗迹, 多半和捡到绿薇的遗迹是同一座。毕竟,这個级别的遗迹可没那么常见,集中的同一个时间点被发现,就更不可能了。
那么,萱芙老祖无意中得来的那一枚【先天道胎灵种】,又究竟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和魔植尊者也有关系?
越是深想,王守哲就越觉得不对劲,心头有一个隐隐约约的猜想呼之欲出。
饶是以他的定力,都感觉一阵心慌。
毕竟,这关乎到他最亲的人,柳若蓝,由不得他不紧张。
“尊者如今状态特殊,似乎是正在觉醒一些被封存的记忆。”器灵阑珊这时候也终于从魔植尊者复生的激动中缓过神来,开始往外赶人,“诸位客人还请先行离开,等尊者完成觉醒之后再来拜见尊者。”
就这样,众人直接被赶到了走廊上。
因着绿薇身份的忽然变化,众人这会儿都有些神思不属。卓老和姬玥儿这两个凌虚境的强者更是皱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三皇子申屠景明一如既往地心大,刚一出房间就跑去找王守哲搭讪:“我说贤弟啊,你这红颜知己是什么来历?竟是魔植尊者重生!”
王守哲压根没搭理他,而是扶着珑烟老祖到了一旁:“老祖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情做。这是家里小辈给您捎的茶叶,您尝一尝。”
说着,他便掏出了桌椅和一套精美的茶具,给珑烟老祖沏了一壶璃仙牌仙茶。
这都是用璃仙本体亲自抖下来的嫩芽叶炒制而成,总共就收集了不到一两,是专门留着孝敬珑烟老祖的。
茶一泡,清新的茶香顿时弥漫开来,仙韵盎然,有清新的生命能量蕴藏其中,让人瞬间精神抖擞。
“好茶,好茶~让我也蹭一口。”
三皇子申屠景明闻着这茶香就知道是好东西,当即又腆着脸凑了过来,试图分一杯羹。
“我与家里孩子叙话,你一个外人瞎凑什么热闹。”
王珑烟的脸色当即就冷了下来,随手一把揪住他的胸襟,就把他甩飞了出去,旋即纤手一挥,磅礴的冰煞玄气构瞬间便构筑成了隔绝屏障,只留她与守哲两人说话。
“守哲啊,你老实交代,你和绿薇师妹究竟是什么关系?”王珑烟喝着仙茶,瞪眼看王守哲,“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莫要对不起若蓝,她可是为了咱们家族牺牲和贡献太多了。”
“老祖宗,我冤枉啊~”王守哲赶忙申辩,“我和绿薇小学姐清清白白,绝无半点私情。我也绝不会辜负若蓝。”
在珑烟老祖宗面前,王守哲即便能耐到天上去,那也是一个小辈,一个孩子。就好比王富贵在外面搅风搅雨,回了家,到了王守哲面前,挨了训也还得老老实实听着是一样的道理。
“绿薇师妹乃是魔植尊者重生,这说明她未来潜力巨大,或许能成就真仙境,可这一点却也让我有些担心。”珑烟老祖蹙着眉头,神色纠结,“魔植尊者毕竟是神朝十大通缉犯之一,你说她恢复了记忆之后,万一凶性大发可如何是好?”
要知道,魔植尊者虽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魔修,也不像十大通缉犯里的某些人物一样杀戮成性,动辄就搞得生灵涂炭,可她在历史上却也是凶名在外,折腾出了不少禁术以及极端的研究成果,否则也不会成为通缉犯。
“老祖宗,我倒是挺信任绿薇小学姐的。她这人本质秉性淳朴,只是没有常人的伦理观念,一门心思总想着进行一些比较极端的研究。”王守哲沉吟道,“您放心,我会照看着她点儿,不会让她重走老路。倒是那个三皇子……老祖宗,咱们要不要趁此机会把他干掉?免得他整天缠着老祖宗您,还有泄露小学姐身份的可能。”
“这……”珑烟老祖犹豫了一下后摇头,“申屠景明虽是魔朝皇子,但秉性不恶。况且魔皇明着像是很嫌弃他,但其实对他相当宠溺。他要是出点什么事,保不齐魔皇会不会受刺激,疯狂地干点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
“绿薇学妹乃是魔植尊者重生的秘密,我会亲自告诫申屠景明,让他立下誓言不准泄露。你放心,他这人虽然跳脱,但还是挺讲义气,会信守承诺的。”
“那就依老祖宗的意思办。”王守哲点了点头,不再纠结此事。
与珑烟老祖又叙了会儿话,一泡茶喝完后,他才让老祖宗解除了冰煞屏障。
见状,去而复返的三皇子申屠景明又屁颠屁颠地凑了上来:“若冰啊,你刚才扔我出去的时候,我不小心捡了支灵药。这可是你的机缘,伱一定得收下。”
说着,他就塞给了珑烟老祖一株起码数千年火候的灵药。
与此同时,他眼睛一瞟,看到了珑烟老祖喝剩下的茶渣,便偷偷摸摸地用神念一卷,准备收起来。
“申屠景明,你干什么?”珑烟老祖眉心一蹙,表情有些难以言喻。
“这……”三皇子偷东西被逮了个正着,顿时有些尴尬,“我这不是勤俭节约么?我看若冰你的残茶还能再煮个茶泡饭什么的……”
珑烟老祖脸都黑了。
她一把抢过茶渣收了起来,然后从守哲给的两钱仙茶里分出了一些丢给三皇子:“拿去,以后莫要再干这种恬不知耻的事。”
“这,这是给我的?”三皇子受宠若惊。
“不要就还我!”珑烟老祖嫌弃地瞪了他一眼。
“要要要!”三皇子赶忙把仙茶仔细地贴身收了起来,然后按了按胸口,满脸都洋溢着幸福之色,“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就知道我的坚持是有用的,这不,竟然收到了若冰的礼物。”
“你过来,我有话要与你说。”
珑烟老祖把他叫到了一旁,仔细地告诫了他一番,随后又叮嘱道:“这件事情你若不能保密,就别怪我狠辣无情。”
“若冰你放心。”三皇子把胸膛拍得啪啪作响,“这件事我肯定烂在肚子里,便是连我亲爹亲娘,魔皇陛下都不会说。还有卓老那边,我也会叮嘱。他若敢泄露半分,嘿嘿~~本皇子发起飙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说话间,他还斜斜地瞟了一眼卓老。
卓老心中一抽,暗自苦笑。
三皇子殿下还真是被这王若冰迷得晕头转向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王若冰也的确够优秀,同一代女子中能和她媲美者怕是寥寥无几。至于此次事情,他也只能装傻充愣,权当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否则,三皇子这个愣头青真要是飚怒起来,怕是会惹出大祸。
从小看着这位小殿下长大,怕是没有人比卓老更了解申屠景明了。
申屠景明这人,你要说他傻吧,他偏偏又在某些方面格外精明,可你要说他精明吧,偏偏他有时候又格外的好骗。
最关键的是,他这人还认死理,一旦认准了一件事情,莽起来那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不顾,就连魔皇陛下有时候都犟不过他。
卓老自认为没有魔皇的抗压能力,自然不会跟他对着干。
更何况,三皇子能和王若冰结交,就等同于和她身后的势力结交,也等同于和重生的魔植尊者扯上了关系。
如此结果,对三皇子有百利而无一害。
倘若他真有意去争夺魔皇之位,这些关系便都是他的有力筹码。
时间一晃而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器灵阑珊那边也出结果了,众人再次便回到了研究院的会客室。
此时的绿薇小学姐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模样,眨巴着一双纯净的眼眸瞅着王守哲:“师弟,我想起了不少事情,但又有很多事情没想起来。”
王守哲急忙上前,关切地问道:“小学姐,你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吗?”
“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魔植尊者重生。”绿薇小学姐蹙眉陷入了思索之中,表情有些呆呆的,“我只是隐约想起,当初为了实验除了轮回转世之外的新型重生方式,的确给自己建造了一座重生研究院,但是各项技术还不够成熟。”
“后来,我们和一群非常厉害的域外妖魔打架,遇到了一个特别厉害的。我们最后把它们打退了,却也受了很重很重的伤,我连神魂核心烙印都快溃散了,所以,不得不仓促启动了重生计划。”
“我们是指?”王守哲心中一突,急忙追问。
“不清楚,因为神魂本源核心烙印受创严重,我遗失了太多记忆,再加上重生技术还不成熟,以至于我能想起的事情很少,只是隐约记得我还有几个伙伴。”绿薇小学姐冥思苦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表情有些痛苦。
“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不要硬想。”王守哲关心地拍了拍她肩膀,“也许随着时间流逝,你会慢慢都想起来的。”
“你这是在心疼我?”绿薇眨着眼睛瞅着王守哲。
“呃……”王守哲被她瞅得有些心慌,却还是硬着头皮道,“算是吧,咱们怎么说都是自己人。”
“那,你能给我点你的生命因子吗?我感觉,这件事情很重要,关乎到一个很重要的实验。”绿薇小学姐可怜巴巴地瞄着王守哲,那小眼神中满是期待,就像是一只乞食的小猫咪一般。
还来?
王守哲黑着脸,严词拒绝道:“小学姐,这种事情不要再提了,我绝对不会支持你做这种实验的。”
“我可以给你钱,你现在不是很缺钱吗?”绿薇小学姐随手一招,掌心中便出现了一堆足有数十枚的极品灵石。
那些极品灵石表面光泽莹润,每一枚都散发着浓郁的灵气,看着就极为诱人。
这么多极品灵石?
王守哲“咕嘟”一声,咽了一下口水,艰难地拒绝道:“不行不行,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原则性问题。”
“折梅贤弟,你傻啊~”一旁的三皇子急了,围着王守哲团团转,“不就是生命因子吗?你卖她一点怎么了?这可是几十枚极品灵石啊,连凌虚境都宝贝的不得了,真魔真仙都视为重要的修炼物资!”
王守哲当然知道极品灵石的珍贵。
当初在血尊者遗迹中也就仅仅获得了九枚极品灵石,如今绿薇小学姐这一掏就是数十枚,已经是亮瞎了人眼。
可这事儿,它不是这么算的。
王守哲强忍着心动,仍是拒绝:“我不卖,要卖你自己卖。”
三皇子心动不已,还真腆着脸去求绿薇小学姐了:“这个,薇薇姑娘,我的你要不要?我可以卖便宜一些,十枚,不,八枚就行!”
然而,还不等绿薇回答,珑烟老祖就已经看不下去了,一把揪住他的后背就把人丢了出去。
申屠景明登时化作了一道流光,“咣当”“咣当”连着击穿了一连串的屋舍才停了下来,最后被埋在了一堆瓦砾之下。
“若冰,我错了,我不卖,不卖还不行吗?”三皇子申屠景明从一大堆破砖瓦砾中爬出来,浑身凄惨,可怜巴巴。
“再敢胡言乱语,我一剑削了你脑袋。”珑烟老祖凤眸凌厉,整个人都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是是是,若冰你说了算。”三皇子纵然满眼羡慕,却也不敢再提这茬了。
这厢的绿薇小学姐却连多瞅三皇子一眼的兴趣都没有,继续眼巴巴的望着王守哲:“你要嫌不够的话,我这还有更好的。”
说着,她又是手一翻,凭空掏出三枚【仙灵石】。
整个王氏,也就从血尊者遗迹中获得了一枚仙灵石,现在还在家族宝库的兑换列表里挂着,兑换需要的贡献值完全就是个天文数字。
那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诱饵,督促着族人、家将、供奉努力积攒贡献值。
绿薇这手笔实在太大。
王守哲顿时被砸得眼冒金星,差点就沦陷了进去。
他用尽了凭生毅力,才勉强抵挡住了诱惑,艰难无比的恳请道:“小学姐,请你不要这样子。这世界,不是你有钱就能为所欲为的。”
“傻啊,实在太傻了。”三皇子被刺激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可是三枚仙灵石啊~!这价格,我保管你连我家魔皇陛下的都能买来。薇大女神,要不你考虑一下我们家老祖宗吧,我可以帮你牵线搭桥,还能抽一枚中介费。”
“不考虑,我只要师弟的。”绿薇小学姐严词拒绝。
“对了,小学姐。”王守哲赶紧转移话题,“你哪里来的这些极品灵石,仙灵石?”
“不就是共享空间宝库么?”绿薇小学姐随口解释,“因为实验室众多,又都不在同一个地方,为了方便,自然需要一个共享空间宝库,这样无论是在哪一个实验室,都能直接从共享空间宝库里调取资源。”
被她这么一说,王守哲也想起来了。
这东西他在神武皇朝新兵训练营中也听说过。
当初,那新兵营的器灵就是从公共宝库中拿奖励物资的。他还靠着卡bug薅了不少共享宝库中的极品宝物。
“小学姐会打造这种共享空间宝库?”王守哲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这种宝库的作用可大了去了,如果在各国都放一个存取通道,共享空间的话,岂非能省掉很多运费?
“我又不是专修空间之道的,怎么可能会打造这东西?”绿薇小学姐理所当然地摇了摇头,“而且打造这个共享空间非常消耗资源,里面能开拓的空间体积也很小,每次存取的消耗也不小。如果不是特别值钱,特别重要的战略性物资,还是别用这个了,会亏本的。”
呃……好吧。
绿薇小学姐的话,直接把利用共享空间转运大量物资这条路给堵住了。
不过即便如此,王守哲也觉得这东西非常好用,例如一些道器,仙皇令,以及一些保命用的物资,完全可以存在共享宝库中。
将来若是哪个重要族人需要用的话,便可以通过共享宝库周转。
只可惜,这种共享宝库似乎很不简单。也不知道是需要专修空间之道的真仙境强者,还是需要更高等级的强者……
王守哲暂且按捺下这念头,又问绿薇小学姐道:“那小学姐你的功法传承解决了吗?宝库中有没有【真仙经】【真魔经】一类的传承秘典?”
其实从广义角度而言,真仙经真魔经都是同一级别的秘典,真魔和真仙也是同等阶的强者,只不过大家走的道有些不同,魔和仙也并非就是绝对泾渭分明。
譬如血尊者就是其中的典型。这位大佬的修炼的功法明明是正统的圣蛊宝典,却因为本人的疯狂作风而被归类到了“魔头”里面。
“没有真仙经。”绿薇小学姐摇了摇头,随后从灵台中取出了一本通体翠绿,生机盎然的宝典,解释道,“只有这部半步仙经级别的【青皇宝典】。”
【青皇宝典】?这难道是他之前修炼的青皇真法的后续传承?
王守哲先是一愣,随即忽然感觉不对:“半步仙经?难道真的修炼到真仙境,也不能将宝典推衍至仙经吗?”
想当初,他还花了不少钱买了一次青皇真法的传承。
只是【青皇真法】并不完全契合王守哲的血脉,更不可能将他的血脉天赋发挥到淋漓尽致。
他倒是没想到,当年的魔植尊者修炼的居然会是青皇一脉的传承。
“小子,你懂什么?”
听到王守哲的问题,绿薇还没说话,青皇宝典却不乐意了。
她扑棱着书页,不高兴地吐槽道:“谁告诉你,修炼到真仙境就一定能把宝典推延至【仙经】的?你这完全就是外行才会有的误解。”
“每一本仙经,代表的都是一条完整的大道,可以指点有条件的继承者一路顺利突破至真仙境。”
“通常情况下,要想完成一本【仙经】,要么是遇到一位资质绝伦,悟性通天的大佬,要么就得靠数代传承者从不同角度去补全完善,传得代数越多,大道就会愈发完善,愈发通畅,也会逐渐变得更强。”
王守哲被骂了倒也没有生气,反而恭恭敬敬地请教起来:“那敢问前辈,半步仙经和普通宝典又有何不同呢?”
“半步仙经,就是起码晋升过一位真仙境的凌虚宝典。拥有这个级别的凌虚宝典,只要资质血脉合适,资源也足够,传承者至少能有三成几率突破至真仙境。”青皇宝典解释道,“而且,随着后续晋升真仙境的传承者数量增多,宝典也会被进一步完善,后来者晋升的成功几率也会变得越来越高,因为前人都已经替后来者将路给趟平了。如此,起码得经历三五代真仙境传承者,宝典才有可能晋升为仙经。”
“仙经就不同了,那代表着一条已经开发完善的真仙大道,后来者只需要按部就班地修炼,就能走通真仙之路。”
“至于普通宝典,那层次就多了,最差的宝典只能帮人晋升到凌虚境初期,后续的路就得靠自己趟,趟的人多了,或是遇到血脉悟性都足够强的大佬,宝典也会逐步变强,直至成为半步仙经。”
青皇宝典一系列的解释条理分明,登时让王守哲完全明白了宝典、半步仙经、仙经之间的差别。
仙经就好比是一个讲课特别牛掰的老师,有了它,你就不用考虑别的,跟着学就行了。如果老师不够厉害,那就得自己支楞起来。
换句话说。
王守哲若是想晋升真仙,在修炼资源保证充裕的情况下,要么是把自己的血脉资质点到一个极其牛掰的程度,然后带着宝典一起飞……
要么,是找一部半步仙经,搏一搏概率。
当然,最简单的还是找一部正儿八经的【仙经】,让仙经带着他飞。虽然对于现在的玄武修士而言,找仙经其实一点也不容易。
正当王守哲思忖间。
会客室的地面忽然剧烈震颤起来,就连周围的墙面都在不断摇晃、颤抖。如果不是这会客室中的所有物品都有禁制固定,怕是早已在这震颤之下变得一片狼藉。
而与此同时。
研究所深处,也传来了一阵“咣当咣当”的巨响。
见状,器灵阑珊声音陡然一变:“不好,那怪物又苏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