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 起點-1455 腰肌勞損分享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周教授。”薛经理有些疑惑的问道,“我爸是咳嗽,不是肚子疼。“
鳳月無邊
“哦,我知道。”周从文淡淡说道,可他的手没有停,继续在患者的肚子上按着。
薛经理见周从文我行我素,根本不理睬自己说的话,顿时一脸很不高兴的神色。
这个什么周教授怎么不靠谱到这种程度!
自己都说了老爷子是咳嗽,他却跟没听到一样,一直在摁肚子。
肚子和咳嗽有关系么?他到底是不是医生!薛经理心里腹诽着。
不过因为张友的关系,薛经理没办法多说什么,即便是不高兴,也要给张友几分面子。
可是周从文按的很仔细,似乎在寻找什么似的。薛经理越来越不高兴,轻轻咳嗽一声回头看张友。
张友就跟没看见薛经理表情一样,凝神看着周从文的动作。
“老爷子,翻一下身,我看看您的腰。”周从文按完肚子后和患者说道。
薛经理听周从文这么执着,他的所有耐心一下子烟消云散。
“周教授。”薛经理已经开始不隐瞒自己的语气中的厌烦,“我爸是咳嗽,你折腾老爷子翻身干什么。好不容易找个位置咳嗽的能轻点,你能不能让老爷子舒服一会。“
“查体。”周从文看了一眼薛经理,还没等他看张友,张友就抢身上前,用肩膀把薛经理挤开。
“老张”薛经理错愕的看见张友满脸堆笑的和老爷子说话,并且把老爷子调整了一个体位。
周从文的左手按在患者的腰部,右手敲打。
“疼!”在平车上的老爷子忽然嗷的一声喊出来。
张友一怔,薛经理却极其不高兴的吼道,“你干什么呢!“
“闭嘴!”张友怒斥,随后问道,“小周教授,这是…”
“可能是躺的时间有点长,腰肌劳损导致的。“周从文随口回答道。
“…”薛经理一怔,他耳边已经能听到噼里啪啦火焰燃烧的声音。
“做全腹T,看一下是怎么回事。”周从文敲完患者的腰部后转身去了操作间,留下张友和薛经理风中凌乱。
那句腰肌劳损明显是开玩笑,全腹T才是周从文要说的,张友不至于连这点事儿都搞不懂。
有了周从文的指引加上患者的阳性体征,张友很配合,亲自推着平车进检查室。
薛经理问道,“老张,那个年轻医生到底靠不靠谱!“
他说话的时候一脸不屑与愤怒,连对张友的态度都恶劣了几分。
“你说呢?”张友鄙夷的瞥了薛经理一眼。
这位是个二世祖,全是靠着老爷子的亲朋故旧扶持。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没眼色,张友鄙夷的看着他,
甚至懒得和他多说什么。
自己都这样认怂了,今儿哪怕是周从文要上天张友也不会管。
他也想不懂周从文为什么敲一个咳嗽患者的腰,然后要做全腹T。
不过进食困难患者最后诊断是血管畸形,刚刚的例子就像是洪钟大吕一般提醒着张友一干万别哔哔,现在多哔哔一句很可能导致一会的难堪。
被打了一次脸,这还无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绝对不能让周从文打第二次。
张友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一个人,这也是他的优点。
要不然在江海市三院做搭桥手术,
Takiki的赛马娘小短篇
胸骨锯造成心脏破裂的时候,张友也不会那么快的认怂,把指挥抢救的权利交给周从文。
只是张友并不甘心跪的那么快,那么直接。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纠结。
人么,毕竟多多少少都要点脸,张友还是一家省城大型公立医院的主任。
把患者送进去后,张友出来,薛经理追着他问道,“老张,到底怎么回事,你说的那个周教授名头倒是很响,可他干的事儿这么不靠谱呢。”
“靠不靠谱你说了算?”张友横了薛经理一眼,语气要比薛经理还不耐烦。
“…”薛经理一怔。
怎么张友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明明是自己占理。
“张…哥…”薛经理的气势一馁。
“你老老实实看着,不是医生,就别在这儿瞎哔哔。”张友斥道。
“呢!”薛经理听张友说话不客气,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你没见我一句话都不说么。
“张哥,那个小医生嚣张跋扈,他有什么大背景?“薛经理这才想到张友对周从文的恭敬的神情,压低了声音问道。
但他还是很不高兴,“就算是有什么背景,也别拿我家老爷子瞎祸祸啊。“
“你怎么知道是祸祸。”
“这还不是明镜儿一样的么,我家老爷子是咳嗽,又不是肚子疼。他逮到肚子一顿瞎按。他要是能按肚子就把人给按好了,我就…“
张友看了一眼薛经理,鄙夷的说道,“你就怎么样?“
薛经理能感受到张友的不高兴, 他也没多说别的,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特别憋屈。
张友的话在他看来就是强词夺理。
可自己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还能直接撕破脸皮进去把老爷子推出来么?
薛经理没这个决断力。
“刚才你都看见了,你家老爷子肚子有阳性体征。”张友森森的说道。
全才奶爸 小說
“他不是说是腰肌劳损么。“
“嘿。”张友看了一眼这位蠢的挂了相的薛经理,“要是腰肌劳损,为什么做全腹的T?腹部很少做CT检查,除非怀疑恶性肿瘤。“
“!!!”薛经理错愕万分。
“张主任!”周从文在操作间里喊道。
“来了。”
张友的脸似乎被周从文一句话吹起无数波澜,笑容漾了出来,连跑带颠的去了操作间。
薛经理茫然看着张友,这和他认识的那个张主任绝对不一样。
平时张友和自己说话很客气,但薛经理再蠢也知道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但今天张友不断呵斥自己,已经说明了什么。
他疑惑的走去操作间,人还没进去,就听到周从文的声音传出来。
“右肾有问题,我怀疑是恶性肿瘤。“
一道天雷砸在薛经理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