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楚後笔趣-第七十九章 可以熱推

楚後
小說推薦楚後楚后
说起过往,楚昭也微微走神,她当初拦住谢家当街鞭打谢燕来,然后趁机见了谢燕芳,的确是心存结交。
那个能占据半壁江山让萧珣无可奈何的谢燕芳,是比邓弈更让她想结交,而且, 也是最让她畏惧戒备的人。
这个畏惧戒备深藏在心里,不敢展露半分,
这一世她救下萧羽,不仅断绝了萧珣当皇帝的路,也断绝了谢燕芳造反的路。
不过,谢燕芳对萧羽百般珍护, 不表示能容忍她这个皇后分权,就像邓弈, 哪怕与她合作,也无法容忍她站在朝堂上以女子的身份干政,但谢燕芳对她的态度,她真切地感受到,是毋庸置疑的赞同,以及扶持。
她要去边郡看父亲,他没有反对,也没有趁她在外,剔除她本就不稳的根基, 还与邓弈制衡, 助力她坐稳后位。
她要在朝堂上说话, 要参政,他半点不反对。
梦想家的异想世界
他也并不是坐山观虎斗,就如他告诉她的那样, 要想坐稳这個朝堂,皇后你必须变成虎,必须自己争权。
千手
他什么都不做,就是在助力她, 让她背有靠山。
在日常的小事上亦是做得贴心,谢氏是皇帝唯一的亲人,但谢燕芳却只让她当皇帝最亲的人,为此不许谢氏族人进京。
他从不担心皇后强盛会让皇帝势弱,而且还让人不由猜测,他甚至更愿意看到这样。
从古至今这样的外戚少有,更别提还是谢燕芳。
谢燕芳,这个前世闹得大夏十年不安稳,占据半壁江山的燕狼,这一世活得无欲无求。
他似乎所有的欲求都在萧羽当皇帝上得到了满足。
楚昭端详着谢燕芳。
神武至尊 小说
公子温润如玉,眉眼清冽,嘴角带着一丝浅笑,清致淡雅。
那一世的谢燕芳是什么样的神态?可惜那一世她没机会见到。
“三公子。”她坐直身子,问,“如果为了朝堂安稳,我可不可以请外戚不得为官?”
这句话够狠吧,现在朝堂没有了邓弈,她这个贪权的皇后, 开始将手伸向谢氏了。
谢燕芳点头:“可以啊。”
楚昭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眼中带着笑意。
虽然是在笑, 但不是嬉笑,笑得轻松坚定且真诚。
他是真可以,半点不做假不虚伪不客套。
楚昭笑了,伸手示意:“三公子,尝尝这道菜啊。”
谢燕芳轻轻舒口气:“看来我答对了,我要答错了,今晚就吃不到饭了。”
楚昭哈哈笑,亲自给他递上盛好的汤饭。
“阿羽这段日子乖不乖?”她问。
谢燕芳笑道:“作为孩子还可以,作为皇帝暂时无法评述,因为皇帝,不是乖还是不乖来定义的。”说罢又道,“他对燕来的离世也很难过,这孩子虽然跟燕来相处不多,但反而对燕来比对我更关切。”
这一点楚昭倒是知道为什么,因为当初那夜乱事中,她将谢燕来推到萧羽面前,雏鸟落难,印象深刻。
“他也不负阿羽关切,从那一晚守城门一直到现在,守边郡,杀萧珣,他为萧羽守护了大夏。”她轻声说,“阿羽应该也必须铭记这个舅舅。”
“没有人会遗忘他。”谢燕芳说,低头斟酒,带着几分感叹,“一个人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且做成功了,我很佩服他。”
说着抬起头看着楚昭一笑。
“我谢燕芳从未看轻过任何一人,但能被我佩服的人也不多。”
“以前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谢家子弟,现在,他是独立于世人前当被铭记的谢燕来。”
对谢燕来这样的人,真正的聪明人都会佩服,谢燕芳说的是真心话。
而且在一次又一次成功之后,还能舍下名利功勋,孑然而去,她虽然当时提议了,但没想到他真能答应。
“我也佩服他。”楚昭端起酒杯。
谢燕芳与她轻轻一碰,说:“很高兴我们能认识这样的人。”将酒一饮而尽。
楚昭一笑,捧着一饮而尽。
“不过说实话,这中山王府的口味,不如京城的好。”谢燕芳说道。
楚昭笑道:“谢大人也太挑剔了。”
她也经常称呼谢大人,但以这种调侃口吻还是第一次,谢燕芳一笑:“我的确很挑剔,不过一般人看不出来。”
楚昭再次哈哈笑。
……
……
谢燕芳披着月光回到住处,蔡伯围着他嗅了嗅。
“喝了不少啊。”他说,再端详谢燕芳的脸,“看来谈的很愉快,让你留在这里吗?她什么时候走?”
谢燕芳接过仆从递来的茶,笑道:“不让啊,她要亲自留在这里,清整重建州郡官府。”
蔡伯一怔:“什么?她这是信不过你啊,那这一晚上都说了什么?”
谢燕芳已经坐下来,斜倚凭几,眼角的笑如月光般:“说了燕来,我们一直在说燕来,然后说中山王府的饭菜虽然不如御膳,但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说谢燕来还这么高兴?”蔡伯皱眉,“看来她真是不伤心。”
魔临 小说
“错了。”谢燕芳对他摆了摆手指,“蔡伯,要让人高兴不是回避谈论逝者,而是畅谈逝者。”
他说着举起茶杯。
“勇武的人,虽死犹生,英雄应当被传说。”
“说英雄,是天下最高兴最畅快的事。”
说罢将茶如酒般仰头饮尽。
蔡伯看着谢燕芳的样子,无奈道:“真喝多了,随你高兴吧。”说罢向外走去,一边唤人,“煮醒酒汤来。”说着又摇头,“真没想到,我也有需要给公子准备醒酒汤的时候。”
谢三公子从小身边仆从如云,但与其说是仆从照看他,倒不如说是仆从按照他的安排来照看他。
公子从未安排让人做过醒酒汤。
公子从未跟人喝酒喝醉。
公子如果喝醉,也只是跟自己喝酒独醉。
蔡伯嘀嘀咕咕去了,室内只剩下谢燕芳,他依旧斜倚凭几,窗边夜风吹动海棠树,月光在他身上摇曳。
“说英雄,英雄当然要活在心中,也只该活在心中。”他道,“我很高兴跟她一起说英雄。”
说一辈子都无所谓。
……
……
兴平四年末,大雪纷飞,伴着满城的爆竹声响,楚昭一如上次那边,轻装简行入京城。
虽然没有皇后仪仗,但皇城禁卫已经提前得到吩咐,对雪花飞舞中奔来的红斗篷女子丝毫不阻拦,宫门大开,禁卫肃立,看着她穿过城门。
前朝大殿上没有官员林立,唯有一个半大孩子的身影,斗篷帽子上都落满了雪,宛如一个雪人。
当看到骑马而来的身影,雪人顿时活了,沿着台阶飞奔而下,飞舞的雪花纷纷避让。
“楚姐姐——”
楚昭忙跳下马,张开手向萧羽迎去,当人扑入怀中的时候,她差点没站稳。
“阿羽真成大孩子了,力气比我还大了。”她笑道。
端详着面前的孩童,将近一年半没见,眉眼都有些不一样了。
孩童的稚气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渐生的少年气。
萧羽展颜一笑,牵着她的手,捧在手里呵气:“姐姐的手好凉,冻坏了吧。”
楚昭一笑,抽回手搭上他的肩头:“你的手比我的更凉,在这里冻了多久了?走,我们快回去暖和。”
萧羽点点头倚着她一起向宫内而去。
退避在四周的侍卫内侍们齐声高呼,在风雪中一声声传开。
“恭迎皇后娘娘——”
“恭迎皇后娘娘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