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公子威武》-第0295章 正在興頭上讀書

公子威武
小說推薦公子威武公子威武
赵玉林也是看着马灵说眼下正值咱宋国的多事之秋,诸位臣工务必鼎力相助,跨过这道坎,咱们就会走上国家发展的康庄大道。
老曹接着提出第三道议题,商议成都的大地主叛乱区州县官吏补足的事宜。
赵玉林做解释,以后各地县令、知县以上官员由中枢院集体商议,知县,县令以下的官员由州县拟出空缺,各个路商榷提名,吏部考核任命即可,无需咱们这么多人为些许小事费神。
这是中枢院不走皇帝的老路在简政放权,诸公当即表示欢迎,的确也用不着管的太细。
丁公将各地主官提名公布后大家畅所欲言的发表意见,赵玉林一个字没说的举手通过。
诸事议毕,他提出一个意见来请诸公考虑。
赵玉林认为成都拥有两百多万人口,必须强化监督管理,这次大邑、江源的叛乱就叫诸公担心了一把。若是城里再起骚乱麻烦就大了。
他说两百多万人了,分成四个区都有四十万人左右,杠杠的一个大州县呐。
他提议将成都县划分为城里东南西北和锦官城五个区域,按照略高于县级的行政区实施分区管理,城市以外的部分依然还是叫成都县,县衙搬出去寻找合适的地方设置。
这样落实下去,全面清查户籍人口后再分街、路、巷细化分级约束,就不再担心还有人闹事造反了。
诸公深以为然的议论起来。
丁公大悦,乐呵呵的说就依着赵指挥使的意见做下分区,咱们得好好的谋划一下成都的治理。
老头儿随即宣布散会,知会府衙相关人士参加明日的行政分区和锦官城搬迁议事。
出来,老曹告诉他夔州路和广南西路的安抚使到了,晚上一起吃个饭。
两人边走边说就要走出府衙,有幕宾跑来大喊留步,说丁大人有请共进午餐。两人转去餐厅,新任命的各部尚书都在,原来是老爷子要给大家摆一道欢聚宴,他俩干脆的坐了下去,马灵儿欢喜的挨着他坐下。
欲擒故縱 意思 愛情
赵玉林给几位老先生敬酒,还笑哈哈的陪着马灵也喝了一个,众人都对着他两口子哈哈大笑。
丁公对着几位新进来的臣工一番鼓励后众人喝到微醺即止。这是赵玉林的规矩,中午吃酒可不能太随意了。
宴毕,老曹请他去锦官城看看,丁公和李公也要同去,还着人通知了刘玉汝老师傅。
四个人分乘两辆马车朝锦官城走,不大一会儿便到了,众人来到城楼处查看,偌大的锦官城搭着成片的棚户,就像人体上的伤疤一块接一块的难看死了。
李忠棉默算了一下说:“彻底搬迁锦官城后新修皇城,哦不,是中枢院,这个公事办理区就比临安的皇城大多了。”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老爷子一时没注意将中枢院说成了皇城,立即改过口来,足见此人是认可赵玉林的共和立国。
赵玉林说不大、不大,锦官城还要向南扩展,需能坐下咱们中枢的七位主任、副主任呐。还有诸位臣工的议事之所和吃喝拉撒问题都要解决好了。
刘玉汝说他脑子不好使,带了小徒弟来做下记录,得和师傅们好生谋划新皇城的修造了。
在场的都是哈哈哈开怀大笑起来。
村長的妖孽人生 小說
赵玉林说虽然咱们是共和议事,没有皇帝了。但是将来此地必然要号令四方,新修的锦官城当具有王者之气,咱们再搞个锦官城服务中心,就由这个中心的主任专门负责搬迁,修造和管理。
老曹说这么大个摊子得有多少事务,搬迁和安置,还有修造就像一团麻。这样的能人怕还不好找。
丁公和李公都是一脸的茫然。
赵玉林说他已经想好了,调嘉州的陈宸来做主任,叫叙州的杨志善来做副主任。
此二人修造旧州坝,修造翠屏山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正好用得上,而锦官城眼下还没有行政区划,一般人也不愿意来做这个事。
丁公马上问他,陈宸夫人可是嘉定知府的身份,她愿意?
赵玉林说都是为国家做事,只问放在哪里合适,陈宸肯定愿意。
李公又问那嘉定和叙州的主官谁去接任?
赵玉林说这就要吏部为丁公拿出方略啦,不过有一点他要当着诸公先做个说明,这里边为他家修的府邸可要大一点哈,他家的老婆孩子多嘛。
众人听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赵玉林回到家里,没见到火凤凰,一问才晓得人家已经去应班了,这女人特别能吃苦,心结解开之后立马就精神十足的干起事儿来了。
他转去书房准备明日议事的思路。
不多一会儿,飞虎就来提醒该去琴台了,丁公在文君酒楼定下酒席宴请夔州路和广南西路的安抚使。
赵玉林来到酒楼的天字一号房,发现诸公都已经到齐了,他笑呵呵的招呼见礼之后检讨自己出门太晚,落后啦。
众人笑哈哈的一番寒暄,那广南西路的安抚使竟然羡慕成都的豪华大都市起来,说他进城来走了半天,车夫告诉他才转了半个成都,感叹起成都的大,都不想再回广南做事了。
丁公听着为难了,这可是路一级的主官,和他相比只矮上一级,不回去做事要留在成都,安置在哪里合适呢?
老爷子求援似的看向赵玉林了。
广南西路的安抚使姓裘,要是还在后世,赵玉林还不好称呼他裘公、裘大人,看着也就五十出头的样子,也不可能叫人家搬来成都赋闲嘛。
他淡淡一笑说眼下成都也是百废待兴,一时半会的恐怕没有合适的去处。
众人立即禁声了。
丁公心里在埋怨他啦,怎么说话也不能一口回绝裘公,总得给人家一点面子噻,人家可是支持神威军进驻,等同于拱手让神威军占领下广南西路的。
赵玉林跟着就来了一个“不过。”
他胸有成竹的说:不过,成都正在拆迁锦官城,新修中枢院,若是裘公愿意屈就锦官城这个服务中心主任,将这里搬迁,安置,修造好,他日政务理顺了,正好做咱们新宋的工部尚书。
不知裘大人意下如何?
这位裘公还乐了,说他就喜欢做修房、造屋这一项,正好对上呢,这就不走啦,他要专事修造。
玛德,这家伙还打蛇上竹竿,真的要来做新宋的工部尚书呐。
丁公犹豫着问他,不是要调陈宸来成都做事嘛,哥儿咋又改了主意?
赵玉林说没有啊,陈宸还是要来,但是陈宸年轻嘛,就做个副职,为裘公出谋划策当助手。裘公刚来成都,诸班情况也需要熟悉,如此不就妥妥的啦。
裘公听说陈宸是赵玉林的夫人,来做他的副职,大喜了,连声道谢,说他如此安排下来锦官城修不好都不可能,端起酒杯来拉着一桌子的人敬赵玉林。
散席后他回去,女人们都睡了。马灵儿做了转运部副使,还是主事的副使,回来后央金和凤凰一番祝贺小女人开森极了,拉着姐妹们喝了个大醉。
半夜,赵玉林正在凤凰屋里专心耕田,屋外的侍卫禀报:三少爷,顺风处在青衣江里抓获水鬼,大少爷浮出水面了。
玛德,这叫啥话?
听着没头没脑的。
他和凤凰正在兴头上呢,如何能停下?
两人置之不理,闷声不响的办完正事才出去问话,究竟是咋回事?
这时,已经有更详细的消息来了,卫士报告:丁公请去府衙吃茶。
老爷子也是得了顺风处的禀报:他们一直在暗地里跟踪刘氏粮商,发现近期大量抛售手里的市场,铺面和地皮,显然有脚底抹油开溜的迹象。
果不其然,这家伙昨夜指使手下调集乌篷小船,趁着夜色掩护暗渡清水河出逃。
刘家高手众多,还是水性极好的两栖武者,刚才就和顺风处的行动队上演一场从陆上到水上,从河里又到岸上的激战。
顺风处虽然准备充分,无奈为了不打草惊蛇,都是做远距离的跟踪、监视,这就给了贼人很大的活动空间。
再加上刘家计划的是水路出逃,人员选拔上注重水下功夫,竟然有潜水能力及其强大的武者护着刘氏潜水,成功逃脱。
赵玉林听完吴雨琦介绍情况后说果真是山外有山,不过能盯住刘家逮住他的尾巴就很不错了,咱们也不必强求事事都完美,每次都是团灭对手。
丁公很是欢喜,他说顺风处抓住了刘家的师爷,发现了大少爷的庐山真面目,揭开了此人作为主谋操纵常平仓官盐、官粮倒卖失窃案就是大功一件,何况还缴获、抄没了大量的不法脏银呐,应当重赏顺风处。
赵玉林见李公也在陪着熬夜,说应该的,顺风处和神威军的战士一样处在对敌拼杀的前沿,立功都该重奖。
他提议为将士们制作奖章,立功的将士都颁发一批真金白银有分量的奖章勋章。
两个老人接连点头,立即来了兴趣,问他如何做?
赵玉林两手一摊,看向李公说得请礼部细细谋划啦。他说两位老爷子也是累的,早些歇着吧。
他告辞回去,凤凰说刚才贼人作乱,坏了她俩的好事,她没尽兴,心里一点也不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