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有一枚兩界印 起點-第三百四十二章 定風山分享

我有一枚兩界印
小說推薦我有一枚兩界印我有一枚两界印
“什么?”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 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 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 “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 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 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 占了一个大字, 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起▌点█读书」,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把 –©-去-掉,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什么?”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 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占了一个大字,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什么?”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占了一个大字,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什么?”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占了一个大字,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什么?”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占了一个大字,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什么?”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占了一个大字,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什么?”
和你在一起才是全世界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占了一个大字,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什么?”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占了一个大字,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什么?”
陆征好奇之色大起,也不顾胡舟在一边羞涩尴尬,对胡奕君笑着催促道,“说说?”
“飞熊山山主是我之友,有一个女儿,也是半妖之身,听说我找到了玉芝和舟儿,就来拜访祝贺,巧的很,那女娃娃正好和舟儿一见如故,互有好感,前些日子还曾结伴在山中行走。”
胡奕君笑道,“我看有门,就让老友问了问她女儿,那女娃也不反对,我就带着舟儿上门了。”
“可以啊!”陆征对着胡舟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胡舟只能尴尬挠头,但神色间也是颇有喜意。
“那刚刚怎么不跟师父说?”陆征扬眉笑道。
然后胡舟就更尴尬了,眨了眨眼,欲言又止。
然后胡奕君就哈哈大笑。
“怎么了?”陆征不由问道,自己问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那女娃娃也是个豪爽的性子,兼修武道。”胡奕君笑道,“和舟儿结伴行走,多有切磋武艺,而舟儿才修炼一年多……”
“哈哈哈!”说到这里,胡奕君再次放声大笑。
陆征闻言也是笑,没想到胡舟还有这方面的爱好,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几人说着,就到了定风山。
定风山,山势不险不奇,但却雄浑壮阔,占了一个大字,山高地广,比周围群山足足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