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邪魅小閣主的腹黑妻 txt-第48章 一羣黑粉閲讀

邪魅小閣主的腹黑妻
小說推薦邪魅小閣主的腹黑妻邪魅小阁主的腹黑妻
“只是你这确实挺伤他心的”
棠妮白了他一眼“那你刚刚不是也在看好戏,默认了我的做法嘛,现在来马后炮”
“那不是见你玩的开心?”凌澈挑了下眉,不以为然。
“玩归玩闹不闹,他们我瞧着确实挺般配,巧清的性子挺不错的,合我心意”
棠妮坏坏一笑,看来还是得找机会试探一下,若是毒鹰真的不喜欢,也不能强求。
“嗤~合着他找喜欢的人,还得合你心意?一口一个崽崽的,也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多称呼”
凌澈揉着棠妮,脚步轻盈的行走在雪屋上,满眼的笑意。
“我从小养大的,可不就跟崽崽一样嘛,又没有形容错,话说我大崽崽也不知道干嘛去了,说好找来也没来”
“大崽崽?”凌澈满眼无奈的轻笑“你在说伽蓝?”
“那可不,三崽崽你也见过了,可惜我都没当面见过,还有最得我心意的小崽崽”
见人投来询问得目光,棠妮嘿嘿一笑“小崽崽是我的宝……是夕月”
差点又把宝贝顺出口了。
普通女子和无口美人
凌澈见她及时改口,想到她先前说,往后自唤自己一人宝贝,心下微动,又有些好笑。
“你的崽崽还真挺多,宝贝也挺多?”
明明很多让人听着就脸红心跳的称呼,可在她眼里,被她说出来,好像就很理所应当一样,一点都不违和。
“宝贝往后就你一个,而且有这么多崽崽保护,别说,挺骄傲嘿嘿”调教得简直没话说,都乖乖的。
棠妮眼珠子一转,坏笑“而且也是你的崽崽啊,是咱俩的,你现在可是他们的主君,他们也要保护你的”
凌澈愣了一下,不自然的错开视线,耳尖逐渐染红,怎么听起来有种不一样的意味?
“怎么这么多人?”
棠妮闻声回头看去,只见慕家门口围了十几二十人,而且都是女子,还有带伤的,好像在叫嚷着什么。
“我们找个地方落脚走进去吧,飞进去太招人耳目了”
“好”
慕家,
慕柚可一脸愤怒的吐槽“那家伙搞什么,才出门一趟,这么多人找上门来,还带着千烨呢”
霍明深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场景,就跟当初他们来到慕家的时候一样,一个个的前来说要来娶夫。
沈言抿了抿唇“看来以后要不消停了”
“你家的人把我们打成这样,不赔医用费,我们就去报官,当街伤人,至少关你们个几个月”
“你们告知我们那公子是哪家的也行”
“那公子想必也是受伤捡回来的吧,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一个一个的美男都往你家跑”
“你把那公子嫁给我,我这身伤就不计较了,药钱也不用陪了”
“你个死j人,那公子是我的,嫁也是嫁给我”
“你们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配的上那位公子吗,娶也是我娶”
“就你这歪瓜裂枣的,那公子能看上你?”
“慕柚可那样的,都可以我娶到四个绝世美男,我为什么不可以娶一个”
“什么四个,他家现在就是三个了,那三夫郎现在成为她姐夫了呢,你们说搞笑不搞笑”
“要我说,慕柚可真的是走了八辈子的好运”
“也不能这么说,慕柚可现在改邪归正了,还制作出了香皂,你们用着她做的东西,还在这说人闲话,也不怕心里隔应”
“确实,人家现在变好了,赚钱养家,长得也还是可以的”
本来被气的炸毛的慕柚可,听到终于有人帮自己说好话了,心里也是一阵欣慰。
还以为来得全是一群原主的黑粉呢。
棠妮听着熙熙攘攘的话,也大改搞清楚了情况,听到马车轱辘声,她轻轻回头冷笑。
啧,不出意外,是那个闯了祸的某人回来了吧。
院门口的一群女子,听到声音也都看了过去,全都兴奋了起来,可看见不远处的四个人,又开始八卦了起来。
“那不是那个慕柚可先前的三夫郎嘛,她揉着的那女子,不会就是他半年前嫁的那个吧?”
“等了半年等回来了诶,长得好美啊,那张小脸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大地方的千金小姐”
“后面那带面具的男子,看着应该也是个美男子诶,这慕家是怎么回事,男的俊女的美”
“真的,两个女子都挺漂亮的,也难怪那个三夫郎会改嫁,那女子比慕柚可可是好看多了,瞧着也有钱”
“可不是嘛,一看就是千金小姐的那种,啧,一个嫁过人的男子,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再嫁更好的”
“你们也不看看那三郎君的模样,长得就跟狐媚子一样,人千金小姐看上也是正常”
“那个慕柚可以前那么混,那个三郎君想必在床上很有一套,才勾来了一个千金小姐”
“等了半年才等到,也没有去到那女子家,反而住在这破地方,想来是被偷偷包养的小郎君,就跟那些楚馆里的差不多”
“啧啧啧,长得一副好模样,确实着实恶心的很,小郎君,要不你来陪我一夜呗,我给你钱啊”
周围人你就我一句,眨眼间就出现了许多难听至极的话,哄笑声也越发的大。
马车也在一旁骤停了,车里的季云祈一惊,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凌澈脸色发白,紧抿着唇,揉着女子肩上的手也不经意的松开,眼底划过一丝阴骜嗜血。
棠妮双手紧握,脸上阴沉到了极致,周身冷冽的戾气嗜血的杀气猛地散开,一双宝石般纯粹的眼眸冷澈阴暗,逐渐开始染成赤红色。
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像是在极力压制体内,不受控制的暴虐气息。
“老大! 你可别……”
季云祈紧张的掀开车帘,便看见惊魂动魄的一幕,惊得心脏都漏了几拍。
棠妮身形如同鬼魅,只看见残影,只见她脚下一踢,一颗大拇指头大小的石头,直接飞中了让凌澈陪一夜,招手的女子额头正中间。
额间凹陷,那人双眼瞪大,当场毙命,棠妮随手抄起一根树枝,当做利剑般快速的游走在众人周围,喷涌出一道道绚烂的’ 喷泉 ‘ 。
许多反应过来的女子,全都吓得落荒而逃,还有被当场吓尿的,腿软瘫坐在地上的。
“别、别杀我”
“姑娘饶命、我错了、我给您磕头”
无数的求饶声传来,可棠妮就跟听不见一样,本轻易就能折断的树枝,此刻却成了一根利器。
她双眼赤红,如同一尊地狱里出来的失控魔鬼,一便便的在那些人身上刮破,上上下下全身都是深深的伤口。
就像是要无限折磨她们一般,一个也都没有逃过,就像是吊着一口气,想倒又倒不下去,尝尽极限的痛苦。
无尽的惨叫声将远处的几家村民都引了过来。
周围人全都一脸震惊,被这惊人的速度给愣住了。
季云祈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吼了一句“愣着做什么! 她现在已经接近发狂了! 再杀下去,又得不认识人了! ”
他现在可没有那么高的灵力了,也没办法压制她,幸好来之前把镇静剂什么的给带来了。
真是的怎么一碰到那个凌澈的事情,就情绪波动这么大?
N和S
蓝思羽连忙闪身前去阻拦,却被女子极快的速度,直接划破手臂露出一道伤痕,让他没办法靠近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