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笔趣-第六百零四章 都是好人閲讀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小說推薦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全后宫穿进逃生游戏
他拍拍传送阵:“我已经嘱咐完了,来吧,该下一个人和你见面了。”
夏清阳一怔,起身:“凯文吗?他不是今天有决斗……”
“这个时间应该是打完了。”
佩拉尔等着夏清阳与自己一同站在传送阵中,然后启动传送阵,再睁眼,两人已经身处在夏清阳和凯文第一次见面的那个训练室里。
“早上他给我传信儿,说他打完来找你。你就在这等着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记得来接我。”
“忘不了。”
夏清阳迈出传送阵,注视着佩拉尔的身影消失。
这一个月里,她偶尔会和凯文来这里碰面。
两人交流日常的时间比较少,绝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在过招和交手——
夏清阳正在修习刀法的关键期。
虚空中的修炼只能锻炼刀法意识,练不到手感。因此对她来说,有这么一个身手极好的陪练,来帮她熟悉刀法,是一件相当幸运的事情。
而从凯文的反应来看,和她过招,也能让他受益匪浅。
所以尽管对彼此的了解不多,但他们互为良师益友,也算是关系变得不错了。
但这一次,凯文应该不是来找她对决的。
他不是那种战斗狂,不可能在刚刚进行完一场生死决斗之后,还来找她练剑。
从这个时间点看,他也许和佩拉尔一样,是担心她明天的决斗,所以来给她一些忠告建议的吧。

等待的功夫,夏清阳也没闲着。
她去武器架上拿了一把刀,复现起正在研究的一套刀法——
这套刀法,是孟行,在《刀学》的倒数第二个篇章里,用来当作例子的刀法。因为只是举例,所以孟行没有特别详写每个招式。
剑有剑气,刀有刀风。顾名思义,就是挥剑或者挥刀的一刻,所掀起的强大威压。
因为挥刀时蕴含了极强的意念,凝成了实质。所以这刀风,并非是真的“风”,而是一种技巧下的力量,能对敌人造成真实伤害。
孟行举例的这套刀法,就是把“刀风”玩到了极致。
夏清阳觉得觉得这套刀法精妙无比。将它完全掌握,有助于自己把《刀学》的倒数第二篇研究透彻,因此一直在努力钻研。
只可惜,孟行没有完整写出这套刀法的内容。
她不是没想过求助道君。
然而道君却说,孟行在这里,就是故意没有写明的。自己要是告诉了夏清阳正确答案,就枉费了孟行的一番苦心。
夏清阳只好从字里行间的各种侧面描写,自己琢磨,努力还原。
这两天她总觉得好像摸到了门槛,但又有点朦朦胧胧。
所以哪怕是在和佩拉尔聊天的时候,她也在分出精力琢磨刀法。

起手、落刀。
每个招式,都如同诗歌,起承转合,节奏精妙。
刀风,被招式带了出来,就像诗歌结尾的余韵一样。
夏清阳试图捕捉刀风划出时的那一丝感觉,捕捉到了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练了一会,她收起刀,一回身,正看见凯文从传送阵里走出来。
凯文穿着一身常服,和夏清阳初见他时一样,淡漠而矜贵,一副闲散却不近人情的模样。
“看你样子,这场赢得很轻松?”
夏清阳把刀放回到架子上后,在场边的圆桌旁坐下。
“不轻松。”凯文神情没什么变化,言语间却明显不想谈论自己这场对决。
他站在贩卖机旁边,问夏清阳要不要喝点什么。
夏清阳:“白水,谢谢。”
过了一会,凯文隔空把水瓶扔给夏清阳。他自己则端着一杯热红茶,和一碟精致的点心回来。
夏清阳失笑。下午茶?
凯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问她,是不是明天的决斗得胜,她就升到地表了。
“对。”夏清阳想了起来,“你之前说,等我到了地表之后可以找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有一个小黑洞 小说
“字面意思。”
凯文告诉夏清阳,到了地表以后,狱卒就不会特别看守犯人了。
换句话说,犯人的活动范围变大,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不离开这座魔塔就没问题。
“到时候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好啊,都是什么样的人?”
“你见到就知道了。”凯文顿了顿,“有口蜜腹剑的,有不可一世的,还有笑声特别难听的。”
夏清阳:……
“放心,都是好人。”
听这形容词可不像好人啊。
不过凯文的好意她很清楚。
是让她明天一定要赢的意思吧。

接着,两人简单聊了一个小时,默契地谁也没提夏清阳明天的决斗。
只是到了临别的时候,凯文让夏清阳再用一遍刀招给他看。
“就是你最近在练的那个。”
他传送过来的时候,碰巧撞见了一个收尾。
夏清阳依言给他演示了一遍。
这回看全了所有招式,凯文才开口:“刀招和刀风的顺序是不是反了?”
顺序?
夏清阳怔了一下,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用刀招带出刀风,这是很正统的路子,说明你基础打得相当扎实,足以支撑你每一刀都出刀风。”凯文道,“这样当然也很强,但如果你是要以刀风为主的话,就应该把刀招简化到极致,或者干脆——”
退休老干部瓦尔哈拉庄园
“或者干脆不要刀招。”
夏清阳下意识地接了一句,随即豁然开朗。
是了,这就是问题所在。
她的思维没转变过来。
用刀招带刀风,这是传统刀法的定式。
但这次,她练的是以刀风为主的刀法,就该把刀风当成主角。
原来她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这个。而且绊住她的东西,居然恰恰是她打下的刀法基础——
“你是怎么想到的?”
夏清阳感慨又感激地看着凯文。
凯文顿了一下,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预祝她明天决斗顺利。
“你练刀吧,我回去休息了。”
“多谢。”
夏清阳再次谢过凯文,注视他离开后,便接着自己练刀。
她当然看得出,凯文心事很重。
但她和凯文的相处方式,从来都是避免言深。凯文没有问过她任何私人话题,她也不会故意去打听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