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不能說討論-第九十章 幼年讀書

不能說
小說推薦不能說不能说
这是林颜从来都没有对人提起的一段回忆。
就连林墨也是不知道的。
但是林颜觉得,林墨应该也能猜到她小时候并不好过。
从林颜有记忆起,就已经在国内生活了,大概在三四岁的时候,张凝才把林颜接到自己身边,之前一直是交给谢红照顾。
谢红是什么人?
周围人都觉得她是个克夫的寡妇,但是人美心肠好,尽管她克死了很多任丈夫,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娶她。
谢红和张凝是一丘之貉。
只是谢红还没狠心到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
她帮张凝带孩子,在邻里之间博得个好名声,也没怎么亏待过那时还叫张颜的林颜。
要问张凝为什么不自己带,她嫌孩子吵闹,还耽误自己去寻找新的下家。
直到张颜大些了,张凝才把她接到自己身边,这样更能容易让别人放松警惕心,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张颜对张凝的第一印象就是害怕。
有一天,张凝在厨房熬猪油,张颜在客厅玩耍,跟着电视里面咿咿呀呀的唱着些听不懂的歌。
张凝叫了张颜闭嘴,张颜立马不说话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没过多久,又开始唱歌了。
下一刻,张凝左手拿着大铁勺,装了大半勺热猪油,来到了客厅。
张颜那时只有张凝的大腿一半高,张凝抬起膝盖一顶,张颜直接仰倒在了地上,然后用膝盖抵在张颜的肚子上。
还没等张颜哇哇大哭,张凝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空张着大口却发不出声音。
拿着那勺滚烫还在滋滋冒气的铁勺接近张颜的嘴边。
“你要是学不会闭嘴,我就用这个给你灌进去。”
说话的声音又轻又柔,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张颜吓得一动不动。
看着面前的孩子脸色有些泛紫,张凝才松开了手,继续回到厨房去熬猪油。
张颜在客厅里大口大口的咳嗽着,甚至还伴随着呕吐的感觉。
虽然张颜年纪小,但是开窍得早,从会说话就学会了察言观色。
既然大家都喜欢乖巧的懂事的孩子,那做一个这样的孩子不就好了吗?
等张颜不再咳嗽之后,张凝才走到她的身边,对她开始了立规矩。
“要想好好的活着,就乖乖的听我的话。”
张颜当时还不明白好好活着和乖乖听话具体是什么含义。
后面的发生的事情,才最是让张颜难捱每一天。
听到这里,郗铭真手上的奶茶杯都被他捏变形了。
林颜握上了郗铭真的手,把头靠在了郗铭真的肩膀上,闭着眼睛继续说。
后来的日子,张颜隔三差五就要被张凝打,没有理由的被打,张颜身上尝尝是青紫未消又添红痕。
张凝警告她,不要让别人发现,如果别人知道了,就拉她去山里喂狗,每一次张凝都是说到做到,决不食言,张颜根本不敢反抗她。张颜也没去上幼儿园,毕竟她那满身伤,一上幼儿园不就全部曝光了吗?
张凝这个人喜欢新花样,喜欢不同的生活,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个城市生活,换个不幸被她选中的人来祸害。
外人根本不敢想象,亲生母亲对自己年幼的女儿能下怎样的狠手!
木棍、竹条、晾衣架都是基本操作。
最惨的一次是小小的张颜,被张凝用粗绳子捆住双手,把绳子另一端系在天花板上,张颜整个人凌空被挂在那里。
穿着薄薄的睡裙,被张凝用细的不能再细的柳条抽打,张凝知道自己用其他物件打张颜还需要分寸,细柳条就不用了,她使出了十成的力气来打这么小的孩子。
“安静。”
这是张凝在打张颜时最常说的。
可是,真的疼啊,张颜只有在忍不住的时候才会喊出来。
这次抽打之后,张凝给张颜喂了一把抗生素,张颜才没有死。
每次被打之后,张凝会满足张颜的一些简单的要求,比如去游乐场玩、买件新衣服、买些好吃的。
这些最简单的童年幸福,对于张颜来时,只有挨打之后才能被补偿。
算是因祸得福吧,接下来,张凝有段时间没有打张颜。
被烫,才是最难受的。
被烧得滚烫的热油隔着衣服淋下来,噼里啪啦一阵响,都能闻见烤熟的肉香。
张凝只会扔给林颜一管药膏和一盒抗生素,就不会再管了。
美国之大牧场主
年仅四岁的张颜,自己用剪刀剪开左手小臂连着肉的衣服,黄色的脓水和新冒出来的暗红色血迹掺杂在一起。
张颜也是命大,这样折腾竟然还是活下来了。
其实还有很多花样的殴打,不是一时半会能说完的。
这样的日子结束,是遇见了林教授。
直到林教授去世之后,张凝才又变得疯狂,但是林颜觉得这些,还不如自己小时候遭受的待遇,可能是林教授用自己的行为感化了张凝一些吧。也因为林颜懂得被打的那种感受,所以一直都是冲在前面保护着林墨,她不想林墨的童年也跟她一样,是在恐惧和痛苦中度过的。
郗铭真听完这些,他不知道能说什么。
这些比林墨给自己说的,更为残酷何可怕。
他只有紧紧的抱住林颜,下定决心不能再让她受苦。
“好啦好啦,都过去了,其实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要你同情我。”林颜看着郗铭真说。
“只是这些话在我心里放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也作为我知道你全部秘密的交换。”
镇国主宰
林颜想
如果有来生,我不想再遇到她。
郗铭真拉起林颜左手手臂仔细观察,看不到一丝一毫被烫伤的迹象。
“你刚才不是问我喜欢吃什么菜吗?”
林颜趁机把手臂收回去了。
“你喜欢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郗铭真温柔的看着林颜。
“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喜欢吃的,小时候她外出,我经常都吃不上饭,家里有面条还能吃吃,要是没有面条就只能饿着,所以我看着所有的饭菜都好吃。”
林颜小时候过得真不是人过的生活。
“林颜。”
郗铭真微微低头,他的修长的睫毛上挂着一点泪珠。
風真人 小說
“我在。”
林颜轻轻地抚摸着郗铭真的眼睛,为他擦去那一点儿泪水。
“我爱你。”
这是郗铭真第三次说这句话了。
林颜笑而不答。
还好林墨在医院停车场点醒了郗铭真,他想了很久终于想通了。
“你不相信吗?”
听不到林颜的回答,郗铭真带着些许的鼻音问她。
林颜一直都在纠结之中,她这一辈子考虑过太多别人的事情,唯独没为自己考虑过。
而今她也要不计后果,放纵一次了。
林颜知道,自己一旦回应了郗铭真,天涯海角,郗铭真也会跟着自己走。
她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用食指和大拇指抬起了郗铭真的下巴。
郗铭真一抬眼就看见了笑意盈盈的林颜。
林颜主动吻了上去。
这就是最好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