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問劍 txt-第三百零四章 人猿鑒賞

問劍
小說推薦問劍问剑
啪——
漆黑夜幕被警报焰火光芒照亮,树影齐齐向后方投映,在地上印出狭长阴影。
剩余的太皞山四人同一时间出手,
隋奕手中剑气大炽,反手一挥,剑刃先破开袭来数道念力,再震开悄无声息刺来飞剑,最后格挡住当头劈下的大斧。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
握持着巨斧的太皞山武者沉声道:“阁下果然名不虚传…”
隋奕完全没有和对方攀谈的想法,左脚前踏半步,一拳轰出。
火曰萤惑星,因其荧荧如火,方位时常变化而得名。
隋奕的萤惑剑意,在肃杀残酷之余,还兼具千机变幻。
草木枯枝可为剑,风霜雨雪可为剑,自己的拳头…同样可以是剑。
轰!
她的左拳爆燃起剑气,锤在太皞山武者的胸口。
后者坚实如铁的肌肉,如同水面般掀起波澜,
巨大的冲击力席卷全身,令他脊背的昊天白袍呲啦一声裂开缝隙,
双眼暴突,似脱离水面鱼。
他手背上的防护符箓闪闪发光,只差一下就能达到伤害临界点,自动触发,将他踢出试炼,
然而其他人不会给隋奕补上第二拳的机会。
脸庞狭长的念师,怒目圆睁,发丝倒竖飞起,气海运转倾泻念力,硬生生将武者从危急局势中拉了出来。
面无表情的方脸剑师,两指并拢比作剑诀,朝着隋奕斩落。
咻——
破空声响彻林间,
那柄被萤惑剑气遥遥击飞出去的飞剑,再度飞回,沿途不知道贯穿了多少林木、割断了多少藤蔓灌木,
带着飞扬木屑,径直刺向隋奕脖颈。
其速度是如此之快,其剑意是如此之锐利,
以至于当剑锋竖着割开一只飞向光芒的飞蚊时,它还无知无觉地继续前进,直到身躯一分为二,坠入尘土。
无路可退,唯有,迎刃而上。
隋奕有些狰狞地残酷一笑,曼妙腰肢抽身回刺。
GROWING ON ME
只见萤惑剑芒收敛集中于剑尖一点,不闪不避,直击飞剑锋刃。
铮!!
两柄剑在空中碰撞,僵持,
一连串璀璨火星爆溅,金属摩擦声尖利刺耳,
剑刃对剑刃,剑意对剑意,
那名太皞山剑师的脸色为之一白,他的五脏六腑随着本命长剑嗡鸣而剧烈震颤,脑海像是被高温利刃刺中一般,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
萤惑剑意,就像带毒的烈火,焚烧着他的心神,令他无法专心致志,
砰!!!!
飞剑率先坚持不住,剑刃尖端崩断开来,
金属刃片飞旋出去,悄无声息没入一颗四、五人合抱粗的参天大树中,余势不减,又劈开了数颗树木。
本命剑折断,方脸剑师如遭雷击,
气海翻腾,灵气奔涌,
结成剑诀的十指指尖,裂开一道道缝隙,从中渗透出淋漓鲜血。
“回神!”
LIGHT-双子星
上官阳耀沉声暴喝,配合手上释放的、笼罩剑师的清淡昊天神辉,将后者心智重新拉回了现实。
只不过,本命剑折断,就算还能作战,战力也下降了起码七成。
“不愧是学宫行巡,监学部,萤惑剑。”
上官阳耀面色凝重,在双方大境界相当,且己方人数占优、提前设局的情况下,
隋奕以一敌五,淘汰一人,重伤两人…
“原本以为,这次试炼的最大对手,会是那位越王李惠。没想到,会是阁下。”
他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攥拳,置于身前。
拳心中光芒微放,纯洁神圣的昊天圣辉正在酝酿生成。
“既然如此…还请阁下,阅剑…”
伴随着上官阳耀的话语,他伸出右手,攥住了虚幻的昊天圣辉,将其如剑柄一般,一点一点,从拳心中缓缓拔出。
隋奕面色凝重,她能感觉到那道昊天光辉带来的强大压迫感。
不能让他把剑拔出来。
敲定主意,隋奕身形消失于原地,化为一道残影掠向高空中的上官阳耀。
“拦住他!”
不需要受到重创的剑师提醒,战力尚存的念师、武者,齐齐出手。
念师双掌合十,在空中制造一道道念力阻碍,阻挡隋奕前进步伐。
武者蹬踏地面,高高跃起,手中巨斧劈向隋奕头颅。
隋奕不闪不避,左臂衣袖中滑落一颗混圆无缺的海介铃珠,落在掌心,正好被手掌中的裂痕伤口鲜血所触发。
五级风压珠,能制造出堪比飓风的强烈气流。
轰——
螺旋气流在隋奕脚下急速生成,推动她陡然加速,
给我,滚开!!
我的异能叫穿越 蛟化龙
隋奕振剑前扫,萤惑剑气无可阻挡地斩断念力屏障,荡开巨斧,自下而上撩向上官阳耀。
这一剑太急太快,即便上官阳耀也来不及做出应对,只好仓促拔剑。
光。
纯粹到极点的光,照亮了幽暗密林,
诸邪退散,恶诡平息,
那些感应到灵气波动、在暗中窥视等待时机的妖魔异类,纷纷退去逃离,不敢直视那道凝结成断剑形状的昊天神芒。
隋奕依旧在挥剑,
她手中的萤惑赤霄,跨越漫长距离,撞上了昊天神辉。
一红一白的耀眼光芒笼罩密林,
时间仿佛放慢了许多倍,
飞扬的尘埃,
在落叶层中逃窜的无数虫豸,
每个人脸上或惊愕或慌张的表情,
都凝固在了这一刻。
而后,时间开始流动。
轰——
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剑刃为中心,向周围急速扩散。
上官阳耀重重地飞了出去,撞断了无数树木枝杈,
念师、武者也被气流扫中,飞出百步开外。
至于隋奕——她在半空中勉强平衡姿态,单膝跪地,
反握坑坑洼洼满是裂痕的萤惑剑,以剑身刺入土层,一路火花带闪电,在整个人撞上山体前强行止住后退之势。
手掌颤抖,呼吸紊乱,
隋奕先看了眼虎口迸裂的右手掌心,又看了眼受损严重的萤惑剑,不由得紧抿嘴唇。
她知道上官阳耀状况同样糟糕,但眼下的气海储量,已经不足以再战斗下去。
撤,先撤离这里,找够人手,再反杀回去。
如果上官阳耀他们是各凭本事,那么以隋奕的慵懒个性,说不定现在就摆烂退赛了,
然而对方组队劫掠,后续很可能會以相同手段,對付学宫的师弟师妹们。
不管是以师姐,还是教习,亦或是前任行巡的身份,隋奕都不能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先走为上…
她匆忙起身,剛准备遁入林中,
一颗海介铃珠,已然从远处灌木飞出,在她头顶炸裂开来。
五级铃珠——斥气珠,能将一片范围内的空气,短暂地排斥出去,令范围内的活物窒息。
这颗铃珠出现的时机实在太过巧妙,
周遭空气瞬间荡平,
隋奕呼吸一滞,本就颤抖的手掌没能握稳萤惑剑柄,令破损长剑坠落在地。
击发出这颗铃珠的人影,从灌木中缓缓现身,正是边辰沛。
他也在上官阳耀的队伍当中,只是此前的战斗太过激烈,以他听雨境的修为根本找不到出手的机会,只能隐藏在暗处静静等待。
没想到,真的找到了机会。
边辰沛满脸阴鸷地踏出灌木,他憎恨李昂,憎恨学宫,自然也憎恨这所谓的学宫行巡。
“死吧…”
边辰沛雙掌合十,控制二十把匕首疾射而出,刺向隋奕。
如果用匕首在对方的脸上手上切开一道道微小伤痕,就算能愈合,也会留下难看的疮疤吧?
边辰沛的脸上浮现狞笑,仿佛看见了隋奕满脸血痕的模样。
然而…
咻!
熟悉的、裹着符箓的手弩箭矢破空射来,在边辰沛耳边爆裂,将他整个人轰飞出去。
依靠鹰山爪在林间摇荡前进的李昂,保持着对边辰沛的弩箭射击,压制对方不能起身,
同时释放念线,捞起了单膝跪地的隋奕,将她飞拽过来,抗在肩上。
借助勾爪钢索的离心力,李昂在空中划了个圆形轨迹,扛着隋奕,逃向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