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極品醫神奶爸 愛下-第64章 幫丈母孃抽姜勝推薦

極品醫神奶爸
小說推薦極品醫神奶爸极品医神奶爸
说到治病,许燕来了精神。
拿起符咒就往姜若雨身上贴。
贴上去,掉了下来。
又贴,再掉。
连续五六次,符咒的光泽彻底消散。
“这……”
许燕傻眼了。
徐爱芬却开始唠叨起来,“你不会贴就不要逞能啊?”
“现在把符咒贴坏了,你说怎么办吧?”
“这一张符咒价值五十万,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我苦命的女儿啊……”
说着,说着,徐爱芬又哭了起来。
“妈,燕子也为我好,你别再说她了行不行?”
姜若雨没好气道:“一整天唠叨个没完没了,怪不得我姐当年要跟你分开了。”
“你再不改改你这脾气的话,等我结婚了,也不再跟你来往。”
“我……”
徐爱芬气的不行。
颤抖着手指着姜若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真的是自己错了吗?
可我明明是为了她们好啊。
“阿姨,你别着急,我再想想办法。”
许燕倒是没有多介意,已经习惯姜若雨有这么一个唠叨的妈妈。
而是想到了昨天唐英说的话,脸露喜色道:“对了,我们报警。”
“报警?”
徐爱芬皱起眉头,“报警能干什么?”
“警察都是办案的,难道还负责治病啊?”
许燕解释说:“昨天我患病的时候,虽然是叶大师治好了我。”
“可他身边跟着一个警察,叫唐英。”
“让我去联系那天跟我一起去新城区的人,若是有中邪的,然后联系她,她会请叶大师过来治疗。”
“那还等什么啊?赶快联系啊。”
徐爱芬催促道。
许燕报警,经过一番解说,终于联系到了唐英。
唐英因为昨天三观被颠覆,今天请假在家休息,没有去上班,她需要缓缓。
听到许燕的请求,立刻答应帮忙。
并且开车赶往姜若雨家。
只是坐在车内,她有些纳闷。
在叶尘治好她爷爷的病之后,她查过叶尘的底细。
知道他的老婆叫姜若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
小姨子是姜若雨。
而刚刚许燕给她的地址,好像就是姜若雨家。
这叶尘跟丈母娘家闹的很离谱啊。
连小姨子中邪了都不知道,还需要我打电话通知。
唐英在心中抱怨不停,可也没有给叶尘打电话。
毕竟还没有确认是不是姜若雨中邪,不能贸然告诉叶尘,免得让他担心。
就在这个空档中,他们家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正是姜胜。
他仍旧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戴着白色的手套。
甚至连皮鞋都是白色。
擦的油光铮亮,一尘不染。
他还带着两个穿着西装的工作人员。
胸口挂着证件,显示着他们律师的身份。
两人都戴着眼镜,拎着公文包,非常严肃。
进门之后,姜胜就淡漠道:“徐爱芬,协议呢?签了没有?”
“签什么签?”
徐爱芬冷冷的说:“那是我们家的股份,凭什么签字转让给你啊?”
“想要,拿钱来。”
“我们家虽然只占有百分之三的股份,可也能值近千万。”
“不给钱,我就不签字。”
她想的非常简单。
股份被姜胜惦记着,留是留不住了。
若是能换点钱,维持着他们一家的开支,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徐爱芬,我希望你能明白,那股份是老爷子怜惜姜若雪,奖励给那个贱女人的。”
姜胜冷笑道:“只不过那会姜若雪还小,无法执掌,所以才让你们两个监护人代为掌管。”
“现在姜若雪已经成年了,而且也已经跟你们划清界限,断绝了关系,你们没权再把持着不放。”
“今天我带了律师。”
“要么你们签字,要么咱们打官司。”
“不过我提前提醒你们一声,打官司的话,你们一定会失败。”
“而失败之后,你不但要把股份乖乖的交出来,甚至还要支付所有的费用,那恐怕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徐爱芬傻眼了。
拿出股份,还要支付费用。
这不是把她往死里逼吗?
徐爱芬眼珠子转动几下,就躺在了地上,开始撒泼打滚。
“姜胜,你真不是个东西啊。”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你还尿到我身上过。”
“没想到长大了,你竟然把大娘我往死里逼。”
“你的良心难道都被狗吃了吗?”
“徐爱芬,你别胡搅蛮缠,在我这里一点用都没有。”
神 魔 解除 封鎖
姜胜皱着眉头冷厉道:“我给你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时间一到,你们不签字,我这边就起诉。”
“谁要起诉?”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道淡漠的声音。
跟着叶尘推门而入。
瞥了一眼姜胜,淡漠道:“你要起诉谁?”
“你特么谁啊?”
姜胜皱着眉头,不耐烦道:“我们在商量家事,要你来多管闲事吗?”
啪!
叶尘上去就是一巴掌,把姜胜打的原地转了三圈。
“你,你竟然敢打我?”
姜胜捂着脸,指着叶尘,气呼呼的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
叶尘毫不客气道:“在我的家里,把我丈母娘欺负成这个样子,竟然还不让我多管闲事。”
“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今天我也一样要打。”
“你说什么?你喊她什么?”
姜胜不敢置信的问。
“丈母娘。”
贪欢一夜:渣男终结者
叶尘说:“我叫叶尘,是姜若雪的老公。”
“徐爱芬是我的丈母娘,这有问题吗?”
“妈,你起来。”
双面女王
叶尘又伸手把徐爱芬扶起来。
鳳逆天下:驚世廢材大小姐
直到她站起来,脑袋还在宕机状态。
太man了。
从来没有想过女婿还有这么男人的一面。
若是姜立文有这么强势,他姜胜敢在家里撒野吗?
越想,徐爱芬就越觉得自己找了一个废物,肚子里满是怨气。
当年阻拦姜若雪嫁给叶尘,就是因为那会的叶尘万事求和,又没有什么身份背景,像个废物。
再加上姜若雪拒绝了杨峰。
所以徐爱芬才把姜若雪和叶尘赶出了家门。
没想到今天,那个被自己认作是废物的女婿却站了起来。
还抽了姜胜耳光。
打的简直太爽了,直戳徐爱芬的心窝。
“叶尘,姜若雪已经被赶出了家门,你怎么还叫她妈?你就这么想攀附豪门吗?”
姜胜冷嘲热讽。
叶尘却直接视若无睹,扶着徐爱芬道:“妈,你这被打的可不轻啊。”
“五脏六腑移位,身体多处骨折。”
“甚至还打出了脑溢血,必须要去医院治疗。”
“啊?”
徐爱芬愣住了。
她没有被打啊?
而是自己躺在地上的。
不过叶尘紧跟着又回头道:“姜胜,你未经允许,私自闯入我家,把我妈打成这个样子,你该负全责。”
“妈,你说,让他赔偿多少医药费?”
听到这话,徐爱芬才反应过来。
慌忙道:“十,不对,叶尘,我受伤这么重,至少也得五十万。”
叶尘点点头,又回头冲着姜胜道:“姜胜,你听见了吗?”
“我妈要五百万的医药费。”
“现在给钱,咱们两家相安无事。”
“否则的话,我就把你打成残废。”
五十万,一转头变成了五百万,听的徐爱芬心花怒放。
一旁的许燕和姜若雨都惊呆了。
有这么明目张胆坑人的吗?
叶尘在许燕心目中大师的形象直接坍塌。
这不是大师,而是流氓无赖啊。
倒是姜若雨,深深的看着叶尘。
这就是母亲口中的窝囊废姐夫吗?
怎么现实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
“放屁!”
姜胜气的脸红脖子粗,“叶尘,我压根没有动手,你这是诬陷。”
“律师,你们现在就帮我起草文案,我要告他们。”
“他们在勒索,大家有目共睹。”